登录/注册

首页 文章 专访陈都灵张宥浩:陈都灵嫌自己太瘦 未来考虑增肌

专访陈都灵张宥浩:陈都灵嫌自己太瘦 未来考虑增肌

文章来源:xunweixin.com

娱乐

2018/11/09 16:07

104

文章页标题下640*60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Ss)在电影《破梦游戏》中,江函、南极和寿司互相帮助,最终完成了对虚拟世界的一次救赎,也各自找到了自己心中所珍视的东西。电影上映前夕,凤凰网娱乐也独家专访了在片中饰演江函和寿司的陈都灵与张宥浩,和他们聊了聊他们的角色和生活。

专访陈都灵张宥浩:陈都灵嫌自己太瘦 未来考虑增肌

在电影中,寿司是江函身边忠实的守护者;在生活中,两位演员的关系也是十分熟悉亲密,在采访过程中常常互怼,气氛非常轻松。聊到拍摄这部电影时的故事,尽管时间已经有些久远,但两位演员回忆起当时的辛苦还是历历在目,张宥浩也不忘调侃陈都灵,“我跟威龙会趁着她(陈都灵)在辛苦拍戏的时候玩一局游戏。”

拍摄《破梦游戏》时,三位主演都还是新人,表演经验十分有限。陈都灵在影片中和佟大为饰演一对父女,她也坦言,在拍摄过程中佟大为老师对自己的帮助很大,“通过他的这些指导,让我知道其实表演不一定要用痛哭流涕来表达怀念,有时候戏是可以反着演的。”

凤凰网娱乐:本人与角色年纪相差不大,在诠释过程中有没有找到共鸣?

陈都灵:因为这个电影是两年前演的,那个时候角色和我们本身有一些很契合的东西,我们也是真正的全情投入(到角色中)的。

张宥浩:我们那个时候都比较年轻,导演发掘到我们的点也是因为跟角色贴近,所以才会邀请我们参与到电影里。

陈都灵:所有人对于这个戏都非常认真和投入,甚至在片场我们都觉得自己就是这个角色。

凤凰网娱乐:《破梦游戏》能够带给观众什么不一样的感受?

陈都灵:我饰演的江函其实一开始对这个游戏一无所知,她是游戏里的小白,然后一路打怪升级,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一个女英雄。我觉得可以带给大家的启发就是——无论你是什么样的人,只要努力认真并且相信自己,你就会成为自己世界中的英雄。

张宥浩:我一开始出现在影片当中就是一个残次品,在游戏世界里不被认可的机器人,遇到了他们(江函)才开始了一系列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技能成长。

陈都灵:但寿司就是江函心目中的大英雄。

凤凰网娱乐:影片背景是游戏世界,两位在生活当中喜欢玩游戏吗?

陈都灵:我在片场的时候有玩过,但拍《破梦游戏》的时候很少玩。

张宥浩:对,那个时候她特别辛苦,很心疼她,我经常问她:“都灵,你还可以吗?”但我跟威龙会趁着她在辛苦拍戏的时候玩一局游戏。

陈都灵:所以你们现在是王者了。

张宥浩:但是说实话,都灵真的是我到目前为止合作的女演员当中最瘦的一位,很好奇是怎么瘦的?

陈都灵:我可能要增肌,因为有的时候太瘦了,我觉得演员需要时刻做好准备,如果以后再遇到像江函这样的角色,或者侠女或者打女之类的,我希望我是做好准备的。

凤凰网娱乐:这次在电影里面动作戏份特别多,开拍前有没有做准备?

陈都灵:开拍之前打戏和吊威亚的戏,我们都做了无数的训练。

凤凰网娱乐:印象最深的一场戏分别是哪一场?

张宥浩:我觉得我们俩最深的都是雪地里走到最后的那一场。

陈都灵:那场戏拍了一天,因为是在重庆最热的时候拍这场戏的,戏服都裹的非常严实,而且当时那天剧组门口一直在放音乐。

张宥浩:对,门口吵闹声特别大,而且我们是情感戏,拍了好几条导演都说过不了,是因为外面太吵了,我们只能再去刺激彼此(情绪)再来演。其实我们当时因为是新人,很多时候都不太知道怎么把握角色的度,不知道怎么才能够调动自己的情感,所以那一场戏是很难忘的。

凤凰网娱乐:你们俩在片场的状态,也是互怼的形式吗?

陈都灵:有张老师在,我才发现果然是这样(互怼)。

张宥浩:我一开始以为陈老师是一个特别文静,从画里边走出来的女生那种感觉,后来熟了之后就觉得挺好的。

陈都灵:一开始觉得张老师实在太帅了,站在他旁边压力好大。

凤凰网娱乐:都灵这次的角色好像前后反差挺大的,在表演上有遇到很困难的地方吗?

陈都灵:困难的地方除了打戏,就是江函在电影里有很多情感爆发的戏份,她本身是一个很重情义的人,看到任何她觉得不公平、不正义的事情,都会在心里埋下一个种子,这也促成了她最后转变成女英雄。

凤凰网娱乐:在电影里和佟大为老师其实有很多对手戏,感觉如何?

陈都灵:我觉得跟大为老师演对手戏是一种收获,像大为老师这样的演员,跟他演戏是可以学到很多东西的,比如说我有一场戏是跟他饰演的父亲隔空对话,我当时其实也是拍到极限了,大为老师就说这场戏实际上是女儿见到了死去已久的父亲,他对女儿说出童年时候那一句话,这也是父亲建立这个游戏的初衷。

凤凰网娱乐:宥浩是怎么理解寿司这个角色的?

张宥浩:其实寿司最多的是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可,当他发现有人认可他的时候,很想要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给交出去。

凤凰网娱乐:角色前后的改变,你在表演的处理上有没有不一样的地方?

张宥浩:有,刚出场的时候,是被游戏内部的世界不认可的,但他对外来人的时候,要想要装出一种好像我可以,我能行的感觉,他想找到一些自尊。后来遇到别人,其实也是在说:我要努力做好一个机器人,后来到了末期才发现我拥有了人类情感。机器人与人类这两个点,我当时有去跟导演讨论,去划分一下前面应该怎样演,后边应该怎样演。

凤凰网娱乐:之前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面扮演的“迷谷”,与这次的“寿司”角色差距还挺大的,两次表演感觉如何?

张宥浩:完全不一样,一个是古装仙侠的东西,一个是比较偏日本动漫的感觉,两个剧本大环境就不一样,让我穿上角色的衣服去看本来就不一样的场景,给我的体会是不一样的,反应也不同。迷谷是一直在围绕幂姐,希望一定要保护好她,但寿司是从一开始的想要欺负江函,到后来开始慢慢开始有转变想真的要保护她,让她活下去。

凤凰网娱乐:都灵从《左耳》到《破梦游戏》,之后还有《七月与安生》,这几次表演当中有什么收获吗?

陈都灵:我这几年演的角色基本上什么类型的都有,有像《左耳》里这样的学生,或者是《七月与安生》这种年龄跨度比较大的,也有《解忧杂货店》里面的一个夜店女,我觉得收获就是,不同的角色会让我更多的去思考不同的人生,同时也教会我,不同类型的电影和角色可以用很多种方式去演绎。

凤凰网娱乐:评价一下对方在《破梦游戏》里的表现。

张宥浩:我觉得都灵的进步空间很大,有很长远的路,第一次参与这样大的电影,我们都是及格的分数,在以后的作品上面,可以再慢慢去加分,慢慢再去得到大家更多的喜爱。

凤凰网娱乐:两位之后有参加真人秀综艺的计划吗?

张宥浩:陈老师上了好多节目我都有仔细看。

陈都灵:其实比起综艺的话我更喜欢演戏,因为我生活中是一个平常话不是特别多的人,可能面对新的朋友,不会很快的去熟悉彼此。我觉得拍戏跟综艺最大的不同,就是拍戏是以别人的视角去介入别人的故事,很吸引我。

凤凰网娱乐:可以稍微透露一下两位之前的工作计划吗?

陈都灵:之后因为《破梦游戏》会去各地路演,所以会去做相关的宣传。

张宥浩:我也在拍摄新的剧和电影,应该会在明年的时候跟大家见面。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文章页底部640*60

官方微信

扫一扫关注 小程序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扫一扫

( 暂不支持下载 )
PC右侧250*250

关于我们

公司简介 媒体报道

联系我们

294223859 关注微博

无线产品

手机版

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微信小程序商店 排行榜 文章 测评 专题 公众号 微信美文

Copyright © 2017 xunweixin.com 微信小程序商店 ICP备12345678号
寻微信 版权所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