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房话

《偶像练习生》决赛门票2.5万/张9人组合代言费1200万养成文化元年已至!

字号+镜像娱乐 微信号:jingxiangyule 2018-04-07 15:36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偶像练习生》决赛门票2.5万/张9人组合代言费1200万养成文化元年已至! 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4月6日晚,《偶像练习生》决赛直播刷爆微博、朋友圈。首先,先来恭喜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Justi'...



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


4月6日晚,《偶像练习生》决赛直播刷爆微博、朋友圈。


首先,先来恭喜蔡徐坤、陈立农、范丞丞、Justin、林彦俊、朱正廷、王子异、小鬼、尤长靖出道!



同时,恭喜蔡徐坤 C位出道!


第一名蔡徐坤 :4764万0887票



第二名陈立农 :2044万1802票



第三名范丞丞:1551万7014票 



第四名Justin :1457万4594票



第五名林彦俊 :1213万1367票



第六名朱正廷 :1193万8796票



第七名王子异 :856万1329票



第八名小鬼-王琳凯 :785万6601票



第九名尤长靖 :770万6054票



今晚的微博热搜,几乎被《偶像练习生》包揽。



上线77天拿到27.4亿的播放量,微博话题阅读量超过一百亿,


而在前一天,《偶像练习生》决赛现场的A区门票已经被炒到2.5万一张。



紧抓“互联网造星”和“养成系”两大热点思维的《偶像练习生》,目前在网播量和商业回报上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据悉,《偶像练习生》“9人组合”的代言费已经达到了1200万,这也证明了资本背书下偶像产业确实前景可期。


本质上来说,《偶像练习生》为练习生提供了“出道”平台,也为各个偶像经纪公司提供出口,这对目前来说尚未形成工业化的偶像产业市场,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模式。


与《快乐男声》等节目是由明星导师作评审不同,《偶像练习生》完全由“全民制作人”也就是普通观众亲自投票产生“9人男团”,更具备“养成文化”的特点以及高粘性。这也无疑将成为内地全新的造星模式。


尽管,《偶像练习生》层层选拨出的“9人组合”只有18个月的寿命,但是,之后这9个艺人不管是各回各家还是采用新的方式继续发展,从此次决赛的火爆程度就可以看出,养成偶像的市场之大。


养成文化的时代,正式来临!


 

紧抓互联网造星和养成系两大热点

肩负“开启男团元年”的重任


《偶像练习生》的热度可见一斑,而这主要得益于节目紧抓“互联网造星”和“养成系”两大热点。


在互联网改变了偶像诞生的速度和渠道后,互联网互动式造星已经成了一个新的趋势,而互联网造星的高互动也给了偶像诞生更大的想象空间。《偶像练习生》播出后,范丞丞的微博粉丝数由零增致了200多万,人气较高的蔡徐坤粉丝也由100多万增致了574万。


在互联网造星的基础之上,《偶像练习生》紧抓的另一个点就是她经济时代的“养成系”。在节目播出的4个月时间内,观众不仅能通过投票全权决定选手生死,更是跟随节目的训练体系完整参与偶像养成过程,并通过微博、贴吧、爱奇艺泡泡等粉丝社区实现与粉丝甚至是偶像本人的互动,提升参与感与自我认同感。



据艺恩数据整理,《偶像练习生》的用户女性占比76.25%,30岁以下人群占比86.63%。如果将这些拥有购买能力的女性观众转化为忠实粉丝,无疑将为节目带来更大的长尾效应。


据悉,《偶像练习生》投资成本3亿,但仅是农夫山泉的独家冠名费就达到了2亿,此外还有小红书和你我贷的赞助,广告费回本基本无压力,这还不包括后期推出的“9人组合”的活动收益。


韩国偶像养成节目《produce101》在结束后推出的Wanna one组合2017下半年的收入为1.79亿人民币,出道演唱会仅票面就赚回人民币417万元。以此看来,偶像组合的活动收益确实可观。


在2013年出道的TFBOYS之后,中国再未出现新的现象级男团,2016年至2017年出道的男团超过了20个,但大都没有溅起水花,目前,国内团体组合市场显然还存在很大的空白,而从《偶像练习生》目前的表现来看,其或许真能实现“开启男团元年”的重任。


 

“9人组合”代言费高达1200万

资本背书下养成偶像前景可期


《偶像练习生》节目最后,由全民票选出优胜9人,组成全新偶像男团出道,而爱奇艺也已与曾挖掘过F4、飞轮海等男团的综艺制作人葛鸿福共同创办了一家新的公司,来共同打造9人男团未来的训练、音乐制作以及演出等,在这期间的收益,爱奇艺将会跟原经纪公司共享。


有消息称,目前爱奇艺已经给出了“9人组合”的商业报价,其中代言费就高达1200万元,且很多参加节目的练习生同时收到了很多影视、综艺的邀约,出场费也在不断提升。


可以看出,目前国内偶像产业已经到了风口。虽然偶像文化归根结底是亚文化,但这是一个有人为之买单的市场,如果能抓住机遇,在内容和运营上发力,短时间内依靠节目热度迅速打开组合知名度,《偶像练习生》PICK出的“9人组合”走红难度应该不大。



从国内的实际环境来看,人气较高的男明星或者男团主要资源还是集中在电视剧电影综艺等影视领域,音乐领域相关的平台很少。相比韩国偶像团体可以通过《人气歌谣》《音乐中心》等打歌节目积攒人气,国内打歌平台的缺乏,直接导致团队发歌的推广率和专辑销量大大降低,不仅难以吸粉固粉,还会直接影响收益。


对此,《偶像练习生》总制片人姜滨称:“未来我们对于这些人,从团综,包括打歌等节目都会设计开发,这些都是需要的。”其实,除了自己开发打歌节目,《偶像练习生》合作的网易云音乐同样可以作为音乐平台接口,目前我国音乐产业已经进入付费时代,数字专辑盈利可期。


从爱奇艺目前的筹备工作来看,在“9人组合”出道的18个月内,爱奇艺将从音乐综艺、团综再到音乐平台联合推广,已经规划出了一整套成熟的发展路线。而这些练习生背后还站着乐华、华谊、英皇等业内知名公司,只要经纪公司后续从艺人包装、推广、资源、固粉上持续发力,不难实现“中国有偶像”的目标。


 

90、00后网民近2.5亿

明星、综艺、影视剧均成“养成文化”沃土


偶像经济在中国拥有着广阔的市场空间,艾瑞数据曾预测,2020年中国偶像市场总产业规模将达到1000亿人民币。



偶像市场的庞大其实并不足为奇,《偶像练习生》所展现的“养成文化”的高粘性,才是偶像市场背后的最大催化剂。


《偶像练习生》曾公布过一组数据,节目中的100位练习生,来自31家公司和8位个人练习生,是从全国87家经纪公司、1908位练习生中选拔出来的,这组数据无疑向行业说明了练习生养成偶像市场的庞大。


养成文化,恰恰迎合了95后、00后心中的个性追求,玩家情感也会随着陪伴时间拉长而逐渐加深,这便是“养成”的一种状态。



“养成”可以说是在较长一段时间内逐渐培养起来的深厚感情,这种心理不仅存在于游戏中,也逐渐被引入综艺、偶像团体、影视明星中去。


在以70后、80后为主要受众群体的时代,偶像大多是像“四大天王”那样全民皆粉,不粉甚至显得不正常。


但是,90后、00后是泡在互联网中成长起来的群体,对个性解放更加看重。“多而俗,少而精”也逐渐成为追星一族新的理念,追星更注重个性,追求自己养成的明星。即在艺人并没有太高人气时便粉,之后无论艺人走红还是继续不火,都“从一而终”,甚至会在明星大火后因被关注更多而选择脱粉。


偶像养成便是顺应此种心理而新兴的偶像培养模式。从艺人刚出道就粉上的粉丝,见证了艺人一路的成长,相较于火了之后再粉的粉丝,更有故事可讲。这可以说是普遍相通的养成系心理。

 

2018年,优爱腾在综艺布局上都有养成类节目位列头部,2018也将开启“养成文化”元年。

 

1月19日,爱奇艺上线了偶像男团养成类综艺《偶像练习生》,当天播放量就高达1.1亿,目前播放量已经高达27亿,成为2018开年最受关注的新综艺。



腾讯视频则引进韩综《Produce 101》的模式打造《创造101》(4月21日起每周六20:00在腾讯视频独家播出),节目借经纪公司+练习生的娱乐产业模式,从国内50家经纪公司选择101位选手参与节目,并取前11位组成偶像团体出道。


2017年,《明日之子》大火,冠军毛不易成为新生代养成偶像,甚至二次元的“赫兹”也人气大涨,让市场看到互联网偶像养成的巨大潜力。

 

于综艺而言,收视率/播放量固然重要,但若能养成偶像,则是在艺人经纪、广告代言等多方面变现,影响力也能从观众层面进一步扩展至艺人层面。

 

近来大火的TFBOYS实际上也是养成系偶像。王源、王俊凯、易烊千玺最初是TF家族的练习生,后来由于翻唱《当爱已成往事》、《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洋葱》等歌曲在微博走红,才组成男团出道,进而声名大噪。而TF家族中丁程鑫、马嘉祺等人也已成为下一步的重点养成对象。


 

与TF家族类似,同为日本养成偶像团体舶来品的SNH48是一个养成系偶像女团,输出过鞠婧祎,黄婷婷等人气相对较高的艺人。SNH48进行“第四届人气总决选”时,当晚仅投票收入过亿,其中鞠婧祎个人的27.78万票,占到10%以上。

 

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移动网民中90后、00后合计占比34.7%。据了解,目前移动网民规模已达7亿,也就是说90后、00后网民已将近2.5亿。

 

 

他们所构建的市场将成为“养成文化”大面积发展的乐土,随着00后的成长,校园局限不再,市场规模还将进一步扩大,形成与90后的更大汇流,“养成文化”也将进入高速发展期。


伴随着追求个性标签而发展起来的“养成文化”也会使小众明星有更广阔的生存空间,互联网使粉丝联系更加便利,即便再小的群体也能在互联网上找到共鸣。同时,互联网也给了明星更多变现渠道,小众明星即便没有太多粉丝拥簇,也不会太过“艰难”。

 

近来兴起的直播便成为小众明星的变现方式之一,阚清子、陈汉典、俞更寅等单日单平台直播收入在300-400元之间。

 

 

随着小众明星影响力的进一步扩大,“养成文化”的红利也会更加凸显,逐渐成为文娱市场的一块大蛋糕。优爱腾在布局头部自制综艺时不约而同地选择养成偶像已是苗头初现,2018年,将正式开启“养成文化”元年!


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 已入驻平台 ━━ 


商务合作、投稿、应聘可添加微信:

ID1:love-travis

ID2:CourserLee


寻微信为你分享《偶像练习生》决赛门票2.5万/张9人组合代言费1200万养成文化元年已至!!

1.微信文章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公众号名称和公众号;2.微信文章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公众号名称和"公众号名称:微信文章",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微信文章或将追究责任;3.公众号名称投稿可能会经微信文章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