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堂

我爱你居然还有下半句,你知道吗?

字号+关注免税资讯 微信号:hanguojiaocheng 2018-04-07 15:37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我爱你居然还有下半句,你知道吗? 头上是青青草原白宇辰从后面把冉璎压在地板上。冉璎疼的紧,咬着牙强忍着承受。她的脸被白宇辰压在地上,一边是冰冷,一边是滚烫。结婚一年,白宇辰的固定姿势'...


头上是青青草原

白宇辰从后面把冉璎压在地板上。

冉璎疼的紧,咬着牙强忍着承受。

她的脸被白宇辰压在地上,一边是冰冷,一边是滚烫。

结婚一年,白宇辰的固定姿势,地板上。

新婚夜。

白宇辰宣泄完,潇洒的起身,从包里拿出一沓纸币扔在冉璎仍在颤抖的身上。

他说,冉璎,你别以为占了我太太的名分就了不起,你不过是我们白家买回来给我发泄的妓而已。

冉璎趴在地板上,无力思考,起初,白宇辰扔下她离开的时候,她还会偷偷的哭,但,现在她已经不会哭了。

房间里剩下冉璎一个人,她吃力的从地上爬起来清理了自己身体,倒在床上。

一年。

整整一年。

她把自己困在这个牢笼里,忍受白宇辰无休止的羞辱,整整一年。

*

转天,阳光照常升起,依旧绚烂。

冉璎换了一身工作装,去了公司。

白氏集团。

白宇辰集团总裁,她任职企划部。

刚到办公室,白宇辰一身怒火走了进来。

冉璎抬眸。

白宇辰心里莫名的震了一下,有多久,冉璎不敢看自己了?

“白总,有事吗?”冉璎开口,一副公私分明的样子。

“这就是你做的企划案。”白宇辰厌恶冉璎那副淡漠的样子,明明就是个卑鄙下贱的女人,偏偏有一张圣母的脸。

他想撕碎她。

白宇辰手里的企划案直接砸在冉璎的身上。

冉璎指尖微微抖了一下,被纸划破了手指,涌出一个红色的小血珠,晕染的了白色的纸。

白宇辰眸光顿了顿,“看不出来,你倒是娇贵的很。”

“您不满意,我会改,改到您满意为止。”冉璎垂眸,她知道,但凡跟自己有关的事,白宇辰都厌恶。

白宇辰冷冷的哼了一声,“改不完不许下班!”

扔下一句狠话,白宇辰摔门离开。

冉璎慢慢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她是白家的养女,当初白老爷子在孤儿院一眼看中自己,非要带回家养着,白夫人对自己也算是喜欢,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被所有人瞧不上的?

冉璎唇角勾起一个苦涩的弧度。

她想起来了,是白宇辰带着自己女朋友回家见父母的那天。

那天,他不知道怎么了冲进自己的房间……

冉璎呼吸微微发滞,那是她的第一次,很无情的被白宇辰夺走,第二天被白老爷子捉奸在床,白老爷子逼着白宇辰娶了自己。

白宇辰是多骄傲的人,他认定是冉璎为了永远留在白家享受安稳的生活算计了他。

最初,白宇辰还有丁点的顾忌,后来,白老爷子病逝,他便越发肆无忌惮。

明星、嫩模、网红,绯闻满天飞。

冉璎的头上是青青草原。

冉璎忽然就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了下来,她答应养父的一年时间,她承诺自己的一年时间,到了……

他们的终止

白老爷子临死前拉着冉璎的手,跟她说,你们相处一定满一年,如果宇辰还是不能看到你的好,你们再分开。

冉璎哭着答应。

她会答应,不只因为那是白老爷子的临终遗言,也因为她不知道从多大开始,就偷偷的爱上了白宇辰。

白宇辰阳光、聪明、英俊,他身上有一切冉璎幻想的白马王子该有的优点。

她知道他是她的哥哥,她知道恪守本分,但,本分这种东西,只能在行动上规矩人,管不住人心。

冉璎抬手擦了一把自己的眼泪。

白宇辰每个月五号,固定会给自己扔下一封他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

从新婚那天开始,到现在正好十二封。

冉璎还记得自己签字的时候,手都在微微颤抖,她找不到合适的词形容自己集齐十二封离婚协议书的心情。

第十二封,他们的终止。

晚上八点。

冉璎一手拿着笔一手轻轻的敲着桌面,这会是她在白氏的最后一个企划案,她想把它做好,做到完美。

晚上八点。

白宅灯火通明,主餐桌上盘盘碟碟摆的满满的,样样精致。

沙发上,坐着许多人。

中间位置的中年女人是今晚的主人公,白夫人,今天是她的生日。

白宇辰有些烦闷的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该死的冉璎,这个时间竟然还不到!

“宇辰。”沈清露缓步走到白宇辰面前。

白宇辰身体微僵,沈清露,他的前女友,当初他跟冉璎被捉奸在床的时候,她也在,沈清露哭着说,宇辰我相信你,你一定是被陷害的。

白宇辰那时候心里说不出的感动,他发誓一定会对沈清露好一辈子,但,最后他还是不得不在高压之下跟沈清露分开,娶了冉璎。

后来,沈清露出国,老爷子去世之后,才回国,她一直孑然一身。

白宇辰知道,她在等自己跟冉璎离婚。

“坐一会,很快开席。”白宇辰开口,语气从未有过的温柔。

“你太太,还没到吗?”沈清露小声的问道。

“清露,这么好的时候,提她做什么!”白夫人不耐的开口。

所有人都知道,白夫人心中最理想的儿媳妇是沈清露,沈清露的母亲跟白夫人关系匪浅,盛传,白宇辰和沈清露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

只是后来被那个不要脸的养女给……

“伯母,您别这样,小璎是宇辰的妻子。”沈清露小声的说道,她的声音淡淡的,但,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苦涩。

白宇辰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他想伸手去握一下沈清露的手,手刚刚抬起,就听见白夫人的声音。

“她已经不是了。”

白宇辰猛地收回手,惊愕的看着白夫人,她不是了?

“今年生日我收到最好的贺礼就是这个。”白夫人拿出一份文件。

白宇辰大步上前,一把扯过文件,打开,手指收紧。

离婚协议书,他翻到最后,上面是他的签名,旁边还有,‘冉璎’两个字,备注上写着,冉璎自愿净身出户……

早干什么去了

“宇辰,小璎真的,真的愿意成全我们了。”沈清露走过去看着上面的签字,喜极而泣,伸手环住白宇辰的胳膊。

白夫人看着眼前的一对璧人,笑的灿烂,“算她识趣,也不来碍我的眼。”

“算起来,今天算是三喜临门,白夫人心想事成。”有会说话的宾客笑着说道。

在所有人眼中,冉璎跟白宇辰离婚都是大好事一件。

白宇辰捏着离婚协议书的手不断的收紧!

冉璎竟然签了字,她竟然真的签了字,净身出户,他不信!当初那么辛苦爬上自己的床不就是为了白家的财产吗?

她绝对不可能净身出户,她一定有阴谋。

白宇辰拎着离婚协议大步走了出去。

“宇辰……”沈清露看着失魂落魄的白宇辰,心猛地收紧,白宇辰不会是爱上冉璎了吧?

“清露,宇辰只是太激动了,情绪宣泄一下,没事的,很快会回来。”白夫人笑着安抚道,他们离婚,冉璎便再也不能留在白家!

*

白氏办公楼,只有企划部冉璎办公室的灯还亮着。

她刚刚修改完最后一个字,保存之后,发到了白宇辰的邮箱,正准备起身活动一下,小腹猛地坠痛,疼的她措手不及,跌倒在地上。

冉璎吃力的伸手想去抓电话,没抓到电话,桌上的多肉花盆落了下来,直接砸到了她的太阳穴上,冉璎疼的直蹙眉。

真是够倒霉的。

“痛。”

剧烈的痛让冉璎身体蜷缩起来。

办公室的门猛地被人推开,“冉璎!”

白宇辰一身怒火的冲了进来,看见冉璎倒在地上,俊眉紧蹙,冷冷的出声,“你又想怎么样!”

冉璎疼的冷汗直流,小腹的坠痛越来越清晰,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身体里涌了出来,像是要将她的灵魂抽离一样。

冉璎看着高高在上的白宇辰,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失去了意识。

“冉璎!你给我起来!”白宇辰大步上前,冉璎的裤子已经被鲜血染红,“冉璎!”

白宇辰扔下离婚协议书,抱起冉璎就往外走。

“冉璎!”

一路冲到医院,白宇辰被拦在急救室外。

他的衣服上,手上都是冉璎的血,红色的,很刺目。

白宇辰看着自己的双手,心里涌上许多恐惧,冉璎,会不会死了?

急救室里冲出一个护士,“你是患者什么人?”

“我是她丈夫。”白宇辰话冲口而出。

护士不善的看了他一眼,“签字,你太太疲劳过度流产了。”

白宇辰看着手术同意书,呼吸像是被掐住。

“签字啊。”护士催促道,眸底满是鄙夷,“等着手术呢?现在知道心疼了,一个孕妇,被硬生生累到流产,你早干什么去了!”

白宇辰颤抖的接过笔,签了字,护士转身进了手术室。

他早干什么去了?

他让冉璎去加班,他让冉璎不断的修改已经无可挑剔的企划案,他……

白宇辰看着自己鲜红的双手,那是他的孩子,胸口有什么东西炸裂了一般,疼的厉害。

我怀孕了,宇辰的

冉璎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白宇辰一直守在她身边。

冉璎看见白宇辰愣了一下,闭上眼睛,又睁开,白宇辰还在,“你……”

她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你怀孕了自己不知道吗?冉璎你是存心累到流产,想让我对你心存内疚是不是!”白宇辰冷冷的开口,每一个字都很锋利,刺在冉璎的心上。

冉璎手移动到小腹上,她甚至不知道那里曾经孕育过一个小生命。

“流掉也好,离婚了有个孩子总是累赘。”冉璎的声音轻飘飘的响起,像是她不痛一样。

白宇辰刷的起身,“冉璎,你够狠!有了下一个金主了,迫不及待跟我撇清关系,你杀了我的孩子!”

冉璎侧眸看着白宇辰,他说话的时候声音很大,他在很用力的指责自己,是的,指责,所有的错都是你冉璎的,从来都是你的,他是白宇辰,所以他从来没错过。

被他强暴也是你没关好门,冉璎,你活该承受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冉璎忽然笑起来,笑的薄凉,笑的自己心都疼了。

“对啊,你都说了我是妓.女,妓找个金主能有多难,辞职申请已经定时发到你的邮箱,白宇辰,再见。”

冉璎看着白宇辰,缓缓的说道。

每个字都淡淡的,却狠狠地砸在白宇辰的心上。

白宇辰想继续骂下去,但,声音却像是哽在嗓子里一样,转身大步出门,狠狠地砸门。

砰!

冉璎听过很多次白宇辰砸门,每次砸门之后他都会再自己打开,家吗,他终究是回来折磨她的,她的办公室,他终究是要再进来找茬的。

但这次,最后一次,他不会再回来,他们结束了。

冉璎撑着胳膊起身,靠在床头,手落在自己的小腹上,眼泪慢慢的涌了上来,“宝贝,对不起,妈妈不知道你在。”

她最初怀疑过自己怀孕,去了医院,但,还没拿到结果的时候,遇见了白夫人和沈清露。

白夫人一脸欣喜的扶着沈清露,她说,清露,这是我们宇辰的第一个孩子,你辛苦了。

当时她正准备去看结果。

她们相遇在医院的走廊里。

多可笑的画面。

自己的婆婆扶着怀着自己丈夫孩子的女人,说着你辛苦了……

是啊,怀孕确实挺辛苦的。

冉璎还记得当时沈清露缓步上前的神情,她高贵优雅,她说,小璎,我怀孕了,宇辰的。

之后,白夫人开始咒骂,最后冉璎落荒而逃,她最终也没回去看检查结果。

如果她回去,她会知道自己怀孕,不管白宇辰要不要她的孩子,她都要。

从小她就没有亲人,冉璎眼泪不断的往下落,小的时候,她就跟自己说,总有一天她会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孩子就是自己的亲人,不管别人爱不爱她,孩子都会爱她,她也会爱孩子……

但现在她连自己的孩子都没照顾好。

冉璎从无声的抽泣到嚎啕大哭。

白宇辰站在门口,心里堵得厉害,他迟疑了许久,正准备推门,手机响起。

走的干干净净

“清露。”

“宇辰,你在哪?我肚子有点疼。”沈清露小声的说道。

“我马上过去找你。”白宇辰急忙应声,他脑子里忽然闪现出冉璎浑身是血倒在地上的模样。

白宇辰一路疾驰到了沈清露的公寓,急吼吼的抱着她去了医院。

冉璎哭过之后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办了出院手续,她缓步往外走,看见白宇辰抱着沈清露一脸的紧张,四处找医生。

很多人一脸羡慕的看着白宇辰。

‘好男人,那女的都没怎么样就这么紧张。’

‘一看就是真爱。’

白宇辰的真爱,是沈清露。

冉璎脚步顿了顿转身出了医院。

沈清露看着冉璎一步一步走远,唇角勾起一个得意的弧度,她有白宇辰的心,冉璎注定是要败的,现在离开,算她聪明。

沈清露检查之后,并没什么问题,只是饮食上有些挑剔才会如此。

白宇辰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把沈清露送回家,回了医院。

他和沈清露只有过一次,那天他喝多了酒,没什么意识,第二天醒过来,他们赤着身体睡在一起,成年男人女人在一起,做了什么都很正常,何况白宇辰一直那么喜欢沈清露,看着床上的落红,他当即保证自己会跟冉璎离婚。

后来,沈清露跟他说自己怀孕了。

白宇辰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想法,就是觉得自己应该跟沈清露结婚,睡了人家就要负责。

冉璎没签字之前,白宇辰觉得她很烦,她真的签了字净身出户,他觉得更烦。

白宇辰扯了扯自己的领带,进了冉璎的病房。

病房里空无一人,整整齐齐。

“护士,冉璎呢?”

“已经出院了,自己办的出院手续。”护士淡漠的说道,每天在医院,见惯了世态炎凉。

白宇辰的心猛地收紧。

他大步冲出医院,一路飙车回到海棠湾。

海棠湾,他们的婚房。

婚房是当初冉璎选的,她说这里有一片海棠花海,花开的时候很美,把家放在这,一定会幸福。

白宇辰进门的时候,房间里所有的摆设都如常,只是属于冉璎的个人物品不见了!

白宇辰用力的扯下自己的领带砸在地上,他怎么特么这么呼吸不畅!冉璎走了好,她早该走,早该走的干干净净的,永远不要再出现才好。

她走,就是给他和沈清露腾地方,他们会很快结婚,婚房就在这!

不,他不,清露是最好的女人,凭什么住冉璎住过的地方,不住,换!他要重新盖一个别墅,不,盖庄园!

种满海棠花!

去他的海棠花!

白宇辰莫名的抓狂,大步出了海棠湾,开车回了公司,刚一进门,助理莫李欲言又止。

“放!”

“白总,冉总刚刚在办公室……”

白宇辰大步朝冉璎的办公室走去,猛地推开门,办公室里空空的,所有属于冉璎的个人物品都不见了,只剩下她的气息,微弱的存在。

白宇辰蹙眉,心里某个位置像是被掏空了一样。

冉璎真的走了,走的干干净净。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信息】



寻微信为你分享我爱你居然还有下半句,你知道吗?!

1.微信文章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公众号名称和公众号;2.微信文章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公众号名称和"公众号名称:微信文章",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微信文章或将追究责任;3.公众号名称投稿可能会经微信文章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