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堂

刘诗诗怀孕成功47岁吴奇隆破多年硬不了传闻!

字号+家居配饰师 微信号:jiaju6969 2018-04-07 15:36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刘诗诗怀孕成功47岁吴奇隆破多年硬不了传闻! “啊……我疼……”顾盛夏被男人压在身下,狠狠进入。她的指甲用力揪住床单,用尽全力忍着男人粗暴动作,所带来的疼痛。“顾盛夏,疼就叫大声点!”傅念琛按着她'...

“啊……我疼……”

顾盛夏被男人压在身下,狠狠进入。

她的指甲用力揪住床单,用尽全力忍着男人粗暴动作,所带来的疼痛。

“顾盛夏,疼就叫大声点!”傅念琛按着她的后颈,贴在她耳后,字字恶毒,“你真是越来越无趣,也越来越,让我恶心了。”

顾盛夏闭紧眼睑,眼泪还是没忍住,从她眼角落下,濡湿睫毛。

傅念琛动作更加用力,他在故意弄疼她,折磨她。

“顾盛夏,给我叫出声来,别这样,像具尸体,让我反胃!”

“听见没有!”

他掐着她后颈的手指,渐渐收拢用力,好似要这样活活掐死她。

“痛——”顾盛夏终究还是没能忍住,痛苦的低吟出来。

傅念琛好似满意了,终于放开了顾盛夏的后颈,但进出的动作,却仍旧凶猛用力。

顾盛夏几乎要晕死过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床头柜上的电话,突然响起。

傅念琛的动作一顿,就那么压在顾盛夏的身上,接起了电话。

“若溪,怎么了?”不同于刚刚的冷酷恶毒,他现在的声音,温柔而缱绻,叫人沉醉。

顾盛夏紧闭的眼睛,缓缓睁开了,心脏弥漫出涩疼,她抓紧了被单。

“别害怕,我马上就过来……好,我会尽快的……”他温声细语,挂了电话。

身体,随即贴上了顾盛夏的后背,加快了发泄的动作。

“若溪那里停电了,她害怕,我马上要去找她。你快点取悦我!”

白若溪要见他,所以他就毫无顾忌的要求她下贱的取悦,好让他马上结束这场事情,然后飞奔过去找她。

多么可笑的事情。

“傅念琛,你既然这么急着见白若溪,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抽身离开?”顾盛夏冷言嘲讽,心脏却疼得发紧。

在他眼里,她是垃圾,而白若溪,是捧在手心里,至高无上的宝贝。

“顾盛夏,你就是个卖的,有什么资格管我怎么做?”傅念琛将她翻了一个身,俯身逼近,盯着她的眼睛,狠声道,“我花钱买了你,你就应该取悦我!妓.女不就是这样用的吗?”

顾盛夏痛苦的闭上眼睛。

是啊,她拿了他的钱,现在的结果,都是她活该的……

几秒钟之后,顾盛夏才艰难的张开湿润的眼睛,涩声道:“结束吧,傅念琛。我不想跟你继续这样的事情了,你不是要跟白若溪结婚了吗?正好,我离开,你好好的跟她厮守一生。”

傅念琛好一阵没有说话,只是用那尖锐的,充满了压迫力的视线,狠狠盯着顾盛夏。

“结束?”他手指抚上了顾盛夏纤细的脖子,随即狠狠用力掐住,“顾盛夏,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结束?你不仅欠我钱,你还欠我一条命!”

他眼眸充血,狰狞的发红。

“我妹妹被你害得,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可你现在竟然说你想走,你凭什么?顾盛夏,你这辈子,都应该用来恕罪!”

“那场车祸,真的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害……”

“你闭嘴,顾盛夏!”傅念琛猛然收紧手指,掐得顾盛夏面红耳赤,再不能言语,“当初那场车祸,我亲眼所见。是你开车,撞翻了我的妹妹的车,让她沉入深海……我亲眼所见,可你还想骗我,你到底是多不要脸?”

亲眼所见?

顾盛夏撑大了眼睛,她根本没有开那一辆车,他哪里来的亲眼所见?

“顾盛夏,我告诉你,我就是要折磨你一辈子!我要你永永远远,都活在悔恨里!这是你应该的,这是你欠我的!”

欠他的……

她到底欠他什么了?

从她暗恋上他开始,她就对他百般讨好,处处顺从,只要是他不喜欢的,她通通改掉,只要是他喜欢的,自己就拼命去学习,去变成他喜欢的那个模样。

这么多年,她从没有辜负过他……

还有两年前的那个车祸,也根本跟她没有丝毫关系!

她是被人栽赃陷害,她根本不是凶手。

只是傅念琛不信她,他铁了心的认定,就是她策划了一切。

悔恨?

她现在唯一后悔的,就是当初不顾一切的爱上了他。

傅念琛并没有继续,他直接抽身离开,嗓音的冰冷的扔下两个字:“扫兴!”

转身,他很快进了浴室,漱漱水声之后,他衣着整齐的出来。

一个余光也没有看看顾盛夏,就那么直接摔门而走。

顾盛夏颓然的闭上眼睛,听着窗外哗啦的雷雨声,压抑的呜咽哭了起来。

她不知最后自己是正面睡过去的,昏昏沉沉醒来时,已经是半上午,公司打了两个电话过来,问她怎么还不去上班。

顾盛夏连忙道:“不好意思,我马上过来!”

她慌张冲进浴室里,洗漱。

满嘴泡沫的低头刷牙时,一缕鲜红,忽然落了下来,啪嗒啪嗒……血色越流越多。

顾盛夏愣了一秒,随即习惯的抽出纸巾,急急忙忙的捂住鼻子。

纸巾很快被鲜血染红,她换了几张,反复了好几次之后,鼻血才终于停住。

镜子里,平静的倒影着顾盛夏苍白的脸,她看着那样虚弱消瘦的自己,苦涩一笑。

她的时间,不多了……

最后两个月,她只求最后还能在傅念琛的身边,待两个月,然后就离开,找一个宁静的地方,渡过自己所剩不多的余下生命。

这是她的最终计划。

换上衣服,顾盛夏刻意画了一个浓妆,遮挡自己苍白的面容。

匆匆赶到公司,已经是下午。

顾盛夏被总管狗血淋头的骂了一顿,最后扔给她一份合同:“跟傅氏国际的合同,你今天去谈,只要你签下来,就在过去提成的基础上,翻三分之一倍。”

翻倍的提成,顾盛夏心动了。

她之前从傅念琛那里拿的钱,已经全用在了医疗费上,前几天,那些钱刚用完。

现在她又需要一笔钱,继续治疗以及后续的隐居……

接过合同,顾盛夏开车,抵达了傅念琛的公司。

或许是运气好,她竟然就在门口,遇见了傅念琛。

“念琛……”

“你来干什么?”他皱眉,厌恶的盯着她。

“我……”顾盛夏看了一眼手里的合同,艰难道,“我来……”

“来卖身?”傅念琛不耐烦的直接打断她的话,笑容冰冷而又残忍,“怎么,你又缺钱了?”

顾盛夏说不出话,但傅念琛没给她时间让她说,他直接抓着她的手腕,将她拖进了一旁的轿车里。

车门还未关上,他的手,就已经探入了她的裙底里。

“不要……”顾盛夏羞白了脸,拼命合拢双腿。

傅念琛的秘书这时急忙上前来,关上车门,挡住外人的视线。

“装什么?”傅念琛压住了她的手臂,手指已经粗暴的进入了她,大力弄疼,“你今天拿着合同来找我,不就是这个意思吗?想要我签字,就得拿东西来换!”

“我没有那个意思!”顾盛夏绷紧了身体,手指紧紧拽着他的衬衣,“我是来谈公事的,合同只是工作……”

傅念琛懒得听她的话,就那么掀开她的裙子,长驱直入。

“的确是你的工作。下贱的妓.女工作,不就是明码标价的卖身吗!”傅念琛狠狠盯着她,“顾盛夏,你很有自知之明啊。”

傅念琛根本就是在恶意的歪曲她的意思,他就是认定了,顾盛夏就是个给钱就可以随便上的贱人。

顾盛夏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解释,车子就在公司的门口,来来往往全都是人。

她羞耻不堪,恨不得原地消失。

“傅念琛,不要在这里……我求你了……”

可身上的男人,根本不听她的话,反而抓住了她的腿,分得更开。

顾盛夏被逼出了眼泪,眼眸湿润,无助又可怜:“不要……傅念琛,我们换一个地方,到时候,你要我怎样,我都答应你,取悦你,讨好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傅念琛一把捏住了脸颊,迫使她微微张开唇,停下了后面的话。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条件?你不是要钱吗?想要我签了这份合同,那就在这里讨好我。”

顾盛夏撑大了眼睛,泪水无助滑落,打湿了鬓角。

她摇了摇头,想要解释,但傅念琛根本不松开手,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不要愿意,那就现在从车子里滚出去!”

他说着,果真抓着她的手臂,要将她推下车。

顾盛夏吓了一大跳,她现在这个样子,从车里出去,别人看见,会怎么看她?

“不要……”她急忙抱住了傅念琛的后背,手脚并用,拼命不放手,“不要,傅念琛。”

傅念琛抓着她的胳膊,将她从怀里拽出去,摁在椅子上。

“别抱我,你不配碰我!”

她在他眼里,只是发泄用的东西而已,他从来不让她碰他半下。

顾盛夏失控的哭了出来:“我不要那个合同了,行吗?你让我穿好衣服,我马上就滚。”

“滚不滚,可不是你说了算。”傅念琛按住她的腰,缓缓动作起来,嗓音有些低哑,“该你滚的时候,我自然会叫你滚。现在,我只想听你叫……床。”

顾盛夏屈辱的咬紧了唇,逃不走,但她绝对不会,在这样的场合里,做那样不要脸的事情。

她僵着身体,傅念琛也觉得无趣,忽然伸手,升起了车子前后座的隔板。

几秒钟后,司机开门进来,发动了汽车。

车子,从公司大门开走。

顾盛夏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软了一点身体。

但傅念琛却突然抽离,一把将她丢开,坐回了另一边的位置。

顾盛夏急忙整理好裙子,慌张的并拢了双腿。

傅念琛没说话,他降下了车窗,开始抽烟。

烟雾与寂静在一起弥漫。

顾盛夏垂下睫毛,好一阵之后,还是轻轻开口:“谢谢你,念琛……”

谢谢他,没在车里,做到最后。

就是这么一点点施舍的温柔,顾盛夏也接受得甘之如饴。

她爱他,就卑微到了这样的地步。

傅念琛冷笑了一声,根本没看她。

顾盛夏咬紧了下唇,也没再说话。

那份合同,就掉在她脚边,她弯腰,将合同捡起,正要收进包里,车子,忽然停下了。

顾盛夏抬眸一看,车子外面,就是一家酒店。

捏着文件的手指,不由攥紧。

“滚下车,把房间开好。”

顾盛夏低垂着脑袋,眼圈发红,一时未动。

傅念琛嘲讽开口:“怎么,合同不想签了,那些提成的钱,你不想要了?”

顾盛夏凄楚的笑了一下。

怎么不要?

她还等着用那些钱,来吊着命,来给她买一处好墓地呢。

深吸了一口气,顾盛夏下车,进去酒店,开好房间。

刚进房里,傅念琛就在门边的墙壁上,狠狠要了她。

大概是因为昨晚没做完,他身体里憋着火,这一次,他动作又急又重。

顾盛夏被他弄得浑身发抖,站都站不住。

傅念琛抱着她的胸,将她按进怀里,嘴唇亲密的贴在她耳边,吐着热气说话:“你看看你自己的反应,真是个荡.妇。”

顾盛夏颤抖的缩起身体,干脆破罐子破摔,一咬牙,反而抱住了傅念琛的脖子。

“满意,你就让我签个大合同。我需要……那些钱。”

“满意?”傅念琛好似听见了什么巨大笑话,他抱起顾盛夏,将她压倒在床上,“顾盛夏,你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工具。要不是因为你廉价,给钱就能上,我怎么可能碰你?”

顾盛夏眼瞳颤了颤,说不出话。

傅念琛也不想再听她废话,看着顾盛夏那张含着眼泪的,委屈而可怜的脸,他眉头一皱,心里没由来的涌上来一股厌恶。

将顾盛夏翻了个身,他不想看见这女人令人作呕的脸。

一场情事,在半夜时分才结束。

傅念琛洗了澡出来,捡起文件,大笔一挥,落下签字。

然后将那份文件,丢在顾盛夏的脸上。

“你卖身的钱,拿好。”

顾盛夏接住文件,指甲狠狠掐着冰冷的纸页,垂着睫毛,挡住眼底的黯淡。

傅念琛整理好袖口,头也不回,直接离开。

顾盛夏身体实在是没力气,迷迷糊糊的在酒店里睡了一觉。

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她想起自己还没吃事后药,又连忙洗了澡下去买。

他刚跟傅念琛在一起的时候,那个男人每次都要求她吃药,说她不配给他生孩子,如果怀孕,也会直接打了那个贱种。

顾盛夏为此还难受了很久,后来,她被检查出了脑瘤,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后,她就打消了生孩子这个念头。

如果自己不在了,那谁来保护孩子呢?

傅念琛,只会厌恶孩子而已……

顾盛夏去公司交了合同后,打车去了一趟医院,做个身体检查。

“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现在去国外治疗,你这个病,是很有可能愈合的。”徐医生看着检查单子,仍旧试图劝服顾盛夏,“有什么比活着更加重要呢?”

半年多前,这个女人刚刚被检查出脑瘤的时候,她就劝顾盛夏去国外手术,尽管手术成功率只有百分五十,但试试总比这样拖着等死。

顾盛夏摇了摇头,唇边笑容清淡而又绝丽:“总有些东西,比生命更加重要。况且,只是百分五十的成功率,我不想一个人,死在国外的手术床上。”

她想一直在傅念琛的身边,待到生命枯竭,然后在寻一个安宁的地方,等待最后的时刻。

徐医生摇摇头,不再劝她了,只说:“你的脑瘤已经长得很大了,压迫到你的神经,这段时间,你不仅会随时大量流鼻血,身体消瘦,还可能出出现失明,失聪等症状,严重的时候,可能会突然昏厥。”

顾盛夏急忙问道:“有办法缓解吗?我不想被人看出来我生病了。”

徐医生苦笑:“你已经隐藏这么久了,现在……不可能藏得住了。”

“尽量隐藏,不管那些药多贵,都没关系。我可以支付!”

徐医生叹气说:“国外新出了一种治疗方式,可以让你的症状缓解一个月,周期七天,但费用……至少三十万。”

三十万,刚好掏光顾盛夏所有的存款。

“徐医生,麻烦你帮我安排,我要去做。”

一切安排好,顾盛夏第二天就跟公司请了一周的假,飞到了国外。

治疗的确很有效果,那几天顾盛夏食量都变好了,七天结束后,她整个人简直容光焕发,一点病容也没有。

从国外回去,顾盛夏刚打开别墅的大门,里面就响起了傅念琛冰冷的声音。

“这几天,你去哪儿了?”

客厅里没有开灯,只有窗外路灯光芒投进来,模糊了傅念琛挺拔高大的身影,看着反而更压迫力。

“有钱了,迫不及待的就出去鬼混吗?”他站起身,朝着顾盛夏走过来。未完待续……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


寻微信为你分享刘诗诗怀孕成功47岁吴奇隆破多年硬不了传闻!!

1.微信文章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公众号名称和公众号;2.微信文章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公众号名称和"公众号名称:微信文章",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微信文章或将追究责任;3.公众号名称投稿可能会经微信文章编辑修改或补充。

网友点评